阅读文章

丁磊的攻守道

[ 来源:http://helmetnow.com | 作者:网友 | 时间:2021-01-12

作者丨韩小黄

来源丨AI蓝媒汇(ID:lanmeih001)

互联网头部角逐看似少了网易的身影,但事实上谁也没有丁磊懂得洞悉风云。

近几日屡陷监管风波的阿里成为了行业热议的核心,尤其是监管层对蚂蚁的屡次约谈,一定程度上倒逼互联网公司重新思考科技赋能金融的正确定位和方式问题。

客观讲,上级部门对蚂蚁的监管动向,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腾讯、美团、百度、京东、网易等其它科技公司的金融业务走向,牵一发而动全身。

不出所料,丁磊还是反应最快的那个。

日前,网易有钱APP发布公告称,由于业务调整,12月23日起,网易有钱APP将关闭在线充值服务;明年4月1日起,网易有钱APP将全面停止运营,关闭服务器。

在其他巨头仅仅是下线相关金融产品的时候,网易直接宣布全面停运、关闭服务器。在外界看来,干脆利索。

即便从去年开始,已有用户诟病网易有钱功能缺失、发展停滞,其在网易的营收版图中也始终没有做出明显贡献。

但不得不说,在这样一个契机下宣布停运,于人于己都是一个聪明的选择。

这很丁磊。

回看十天前网易未来大会上的发言,丁磊已经率先开启了关于科技公司使命的深刻“反省”。他说:“科技公司缺的不是‘上天’的勇气,而是一种追逐星辰大海的创新氛围。”

他重点解释了“白菜”与“星辰大海”的问题,承认科技公司过去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但同时也呼吁“我们在改善烟火生活外,也能够‘上得了天’,攀得了世界科技的顶峰。”

显然,这种深刻的认知来自日前《人民日报》对社区团购的评价:别只惦记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未来的无限可能,其实更令人心潮澎湃。

当然,丁磊的认识和反省远不限于表面的批评。

他在未来大会上进一步承认:科技公司要一起做大蛋糕,不能只顾着抢地盘;可以打科技战,不要打补贴战;可以考虑眼前,但不能只考虑眼前;可以带来更美好的改变,但不光只是带来改变。

不仅如此,丁磊还将科技公司的所作所为上升到了“良心”的范畴——“科技不能只关注效率至上,还要关注人心……上有天,下有地,中间有良心。”

相比之下,丁磊的觉悟不可谓不高。

其实,在“洞悉”风向这件事上,丁磊绝不仅仅是一时觉悟高,其今日所言早就融入彼时所行之中。相较阿里、腾讯、美团、拼多多等一二线公司近年来不断烧钱扩张边界、争夺市场份额的现状,丁磊始终带领网易一步步退出这场激烈的鏖战,切割版图、收缩边界。

回顾去年初,丁磊还提出未来要把“游戏、电商、教育、音乐”作为网易的四大战略部署。但“未来”已至的今天,四大战略部署已“失”两个,教育板块营收占比不足5%且持续亏损,尚难支撑网易的“未来”,甚至连最后的支柱业务游戏也迎来增长放缓的局面,优势减弱。

今年Q3网易财报显示,公司整体净收入为186.6亿元,同比增长27.5%。归属于公司股东的持续经营净利润为30亿元。基于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归属于网易公司股东的持续经营净利润为36.692亿元,上一季度和去年同期分别为52.26亿元和47.26亿元。

净利下滑的同时,公司对游戏这一单一业务的依赖程度也并未改善,且增速放缓。

财报显示,第三季度网易在线游戏服务净营收为138.620亿元,上一季度和去年同期分别为138.283亿元和115.348亿元,同比增长20.2%,增速减缓。与此同时,游戏业务占比总营收稳中提升,报告显示该季度内来自于手游的净营收占在线游戏服务净营收的72.7%,上一季度和去年同期该占比分别为72.3%和71.0%。

游戏业务进入增长瓶颈的原因,或许与新IP缺乏势能相关。

报告显示当季国内外市场表现出色的游戏依旧围绕《阴阳师》《梦幻西游》《第五人格》等老IP,相反《阴阳师:妖怪屋》《实况球会经理》《猎手之王》《时空中的绘旅人》等新当季IP均未成功冲榜。

七麦数据显示,《阴阳师:妖怪屋》近三个月在ios端免费游戏榜的最好成绩为53名,截至目前已跌落免费游戏榜第452名;《实况球会经理》的最好成绩为免费游戏榜第340名,截至目前也跌至榜外无法计入下载量。

至少从目前来看,游戏这个“支柱产业”也再难讲出新故事了。

再来看丁磊押宝的“未来”——在线教育。

财报显示,网易有道第三季度净收入为8.96亿元,同比增长159%;学习服务和产品净收入达到7.63亿元,同比增长239%。但伴随营收攀升的是更大的亏损。报告显示网易有道的当期亏损达到8.94亿元,环比上一个季度翻了两番,亏损率高达99.8%。

亏损扩大的主要动因来销售和营销为主的营销费大幅攀升,数据显示第三季度网易有道的营销费高达11.5亿,同比翻了四倍,环比亦攀升158%。

且这种烧钱并未给网易有道带来明显的用户转化。Q3报告显示,当季网易有道的付费学生人数达到62.35万,环比上一季度增长55%,但计算下来平均获客成本已经飙升至1844元,同比去年Q3翻了一倍。

但相比1406元的平均付费用户客单价,有道亦始终没有摆脱卖一单赔一单的无底洞模式。

换句话说,丁磊一方面在未来大会上宣称“可以打科技战,但不能打补贴战”,但另一边绝不手软地在在线教育这一热门赛道上持续烧钱。

况且,即便网易有道大举烧钱争夺市场,网易有道的整体营收规模也只占网易总营收的不到5%,尚撑不起网易所谓的“未来”。

再加上已经变卖的网易考拉,和曾经被给予厚望、如今被隐藏在“创新业务及其他”里的网易云音乐和网易严选。丁磊求仁得仁,网易几乎已经丢了蛋糕、失了地盘。

从丁磊的角度来看,面对互联网日益交叉的赛道竞争,网易选择这种日趋保守的做法似乎是一种明智的选择。

但投资人似乎不这么认为。截至12月28日收盘,网易港股报141.3港元/股,市值超过人民币4100亿元,较今年八月最高时蒸发近600亿元。

往期经典回顾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AI蓝媒汇。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相关文章

万象

回到顶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温州市八松生物营业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 版权所有